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古鎮煌的美食博客

GZH Gourmet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准引用或转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炒酒有道  

2007-11-06 02:24:2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饮好酒的方法,是买进一箱酒来屯积,十年后卖掉半箱,赚的钱 ‘应当’ 使你扣除利息后,仍然等于免费饮剩下来的半箱酒。

 

投资名牌红酒的方法

 

在香港,每当恒生指数高企于令人吃惊的水平时,几乎人人都讲股票。炒酒也有英国Decanter杂志计算出来的葡萄酒指数。Decanter指数因为酒价基本上升了十多年,一再处于很高的水平。可幸总不致人人讲酒! 我不禁想,万一股灾酒灾出现,赔了本的酒总比大幅降值的股票有用。即使饮贵酒,总胜过以废股票做“不适用的墙纸”!

 

要承认过去的二十年,我囤积了不少“当炒”的红酒中的王者,于是我得惭愧的承认,我也算是红酒的资深炒家。尽管近年我买进不多:基于我认为酒价“己太高”,以及我存酒己太多这两大考虑,可是我最近仍然从英国的行家酒商处买酒。我对炒酒之举很惭愧,人人炒酒使真正爱酒的人买不起好酒。可是我这样做也很无奈!因为作为喜欢饮好酒之人,我不炒酒便没有饮好酒的能力。当名酒己存放到可以饮的成熟程度时,它的价钱相信也会贵到饮不起的程度。饮酒的方法,是买进一箱酒来屯积,十年后卖掉半箱,赚的钱 ‘应当’ 使你扣除利息后,仍然等于免费饮剩下来的半箱酒。

 

一再说过热门牌子再加热门年份的波尔多红酒己贵得不合理,最大的原因不是因为这些酒好饮到值那么多钱的地步,是因为它当炒,是投资项目多于是饮品! 红酒绝对是今天的另类投资项目,外国早就有买酒投资的基金了!

 

酒价的指数

 

Decanter指数是英国以此为名的酒杂志,根据他们拟定的若干波尔多成份酒的拍卖价计出来的。这个指数显示出酒价相对的升降,一如“金融时报指数”显示股票价格的升降。要指出的是,Decanter的参考价,比实际市场价要低得多,因为它反映的是拍卖场里大酒商批发式进货的价钱。

 

一个可说能操纵酒价涨落的人

 

酒坛上的一个不公平的现象,是世界上有一个人,他的意见(通过他的评分) 是决定酒价的单一最重要的因素。这人不用说,是美国人Robert Parker。尽管法国人一向自大,不大看得起美国人的文化,可是Parker的酒评在法国也是金科玉律。Parker藉着他编的Wine Advocate(可上网察阅概要) 发挥他的影响力,他每年出的巨着Wine Buyers’ Guide试尽所有重要的酒。为了要这样试,听说他雇了三十多个试酒人,用’ 他的囗味’ 去试酒(无独有偶,听说他的大宅里也养了三十多头狗!) ,所得的结果就登在Buyers’ Guide里。这本年监,可说是炒酒者和酒商的圣经,外国的Fine Wine酒铺,都能告诉你每瓶好酒的Parker分数,售价也大致跟着分数走。我们饮酒的囗味不一定和Parker相同,可是要炒酒(而不是饮酒),跟的应是他的评分,不是你自已的判断!

 

热门八大与二三线冷门

 

投资葡萄酒,主要是买波尔多一地的红酒,第一个考虑是怎样选酒的问题。

 

股票有蓝筹股,酒也有蓝筹酒! 蓝筹酒主要是波尔多红酒中的极品,多数是所谓“八大酒庄” 的酒,即是传统的五大(1855年评的一级酒庄 :Château Lafite-Rothschild, Château Latour, Château Margaux. Château Haut-Brion,) 和73年升入一级的Château Mouton-Rothschild, 再加上 ‘左岸’的三大名庄:Château Ausone, Château Cheval-Blanc, 和Château Petrus。更货源疏,于是有时比八大之七(除了Pétrus)更贵的还有Le Pin,Valandraud,和 La Mondotte等。勃艮第酒的极品如DRC的Romanee-Conti与La Tâche,和年份波特酒 (Vintage Port)也是投资项目。这是所谓Investment Wines的主要成份,也是Decanter指数计价的单元。

 

不过,二三线酒也可以投资,而且一如买中二三线股票,买得好的话升幅比热门酒还要大。90年的Montrose上市时也许只是Lafite的五分之一价钱,一度价钱升至大约相同,因为Montrose那年的酒“爆冷”特别出色(更准确的说法是Parker认为最出色),甚至比很多一级酒好,获Robert Parker评100分满分。82年的Leoville-Las-Cases情况也类似。选中这样的酒,几年可以升值十倍,获利胜过买股票买地产。

 

要找“冷门酒”可不易,但买“热门”如“八大”,已证实不但几乎永远获利不菲,而且会有快利可图。期货合约可以轻易在“真酒”2008年上市前已转手几次了。

 

八大酒庄的酒,除了贵得一枝独秀的Pétrus外,其它的七大庄,会最初以同价上市。这一如跑马,看哪一匹跑出头,因为不久后售价就有分别。炒酒赚了钱,还可以自称懂酒,有慧眼!

 

这也说明了尽管“投资酒”一般是“不饮用”的(更正确的说法是你即使拥有也舍不得饮它),但你买的酒的酒质评价,仍然是决定性的因素。

 

酒质与酒量

 

选中这样的酒,要一早慧眼识英雄。最好能在每年买期货(法文叫En Primeur或英文Wine Future)时有这样的慧眼。2006年中买的是2005年的波尔多期货(2008年春才装瓶),炒得十分火热。我连续收到英法大酒商的Offer,往往是几天后又有消息,很多酒存货己卖光了。不过,要买这些酒很容易,因为它很快就会在别的酒单上出现,不同的只是售价!2005年的波尔多红酒,什么酒会最贵?执笔时因为酒刚上市,还没有答案,但相信一定是Pétrus,己获Parker评为有获得满分的潜质,或那几种稀产酒如Le Pin等会“跑赢”。Lafite年产约250000瓶,Pétrus约40000瓶,Le Pin更只有7000瓶。当名酒渴求时,产量而不是质量才是决定价值的主因。

 

期货的成交单位,是“每箱”(十二支)。这是炒酒的“数量单位”。除非是买不到一箱的稀有旧酒,否则买酒应一箱箱的买,不宜买不够一箱的Bin End。

 

但买稀货,却会因为有时根本没有整整一箱(case),零散酒也一样要抢购。你也可以把不同的酒集合成一个“混箱”(Mixed case),这样可增拍卖的价值(例如十个不同年份的Pétrus)。

 

炒家最渴求的红酒

 

最渴求的红酒,也许还是勃艮第的Romanee-Conti。DRC酒庄一共出六种顶尖酒,但最最稀的是La Romanee-Conti。现在酒庄卖酒有方,Romanee-Conti不再一箱十二瓶卖了,现在卖的是DRC (Domaine de la Romanee-Conti) 的混箱 (Assortment),其中只给一瓶Romanee-Conti,但会有两瓶第二值钱的La Tâche。在“有钱也不容易买进”的情况下,将来Romanee-Conti的单瓶酒市售多少钱?敝餐厅曾有一瓶86年的Romanee-Conti,售56000元,因为“很便宜” ,己给贵客买去了,而这价钱我没法补货。我的餐厅也曾以仅10000元给客人开过一瓶82年的Chateau Lafite-Rothschild,一瓶89年的Haut Brion,和一瓶88年的La Tache。那时Lafite 82在香港机场的免税价是12000港元,但我当年的进货价,应是3500元,今天他们竟敢标价36000元,绝对不值。奇怪的是仍有人买。

 

专业保姆让买家放心

 

酒买进来投资,可以考虑寄存在售酒商人的仓库,这是最好的寄存方法。我自已的酒,大都依然存放在伦敦Smith & Taylor的Professional Cellar里,这样的话将来卖出也较容易,因为买家必须考虑存放的状态。通常,向英国酒商买酒,他们可以代为存放,存仓费很合理(每箱一年约七英磅),而且酒寄在名店的酒窖,下一个买家会更有信心,因为这反而保障了“存放状态好”。酒不同其它投资品,存放不佳坏了可以一文不值。

 

最好的国际葡萄酒市场

 

英国可能仍是最好的国际葡萄酒市场。在英国买酒,往往还可以买到未完税存关(in bond)的酒,将来万一转售出口,才由下一个买主付他要运往地区的税。

 

适宜买酒的地方,既可以是外国的大规模Fine Wines供应商,也可以是拍卖会。我说的供应商完全不会在伦敦巴黎的市中心开店,而且可能不设单瓶零售。最大的Farr Vintner每年的销售量,高于最大的拍卖行的销售量。Farr Vintner的董事总经理曾来北京,蒙他来敝店吃饭和我见面。另一很好的英国供应商是Seckford Wines,但办事处不在伦敦。

 

买名酒甚至可以直接到产酒的酒庄去买。酒庄很聪明,不会每年售出全部产品,会保留一些待将来以更高的价钱发售。

 

这也就是说,生产者其实也和我们消费者一起在参与炒酒的游戏!

 

波尔多的期货合约

 

波尔多的特级酒庄不但酿酒技术高明,卖酒技术一样令我叹服,现在再从详看看他们首创的卖酒方法(不知是否取法香港先发明的卖楼花?) 。。

 

每年春季四月,是买卖波尔多红酒“期货”的时候。2006年,著名的酒庄才把2005年红酒的期货开盘供客认购。这种买酒的方法就是买En Primeur。2005年的酒,要再等两年到2008北京的奥运年才装瓶上市出售。酒庄这样预售期货,已先套现收回一大笔钱。买进期货的人多是各地的大酒商(尽管你也可以参与),他们又把认购回来的一部分货,加上合理的国际利润卖给饮家(和炒家),一部分则留作两年后的现酒存货。

 

理论上,用这个方法买酒最划算。如果买中了1982年,1990年,和2000年的酒,投资回报很惊人! 2001年买2000期货的马高堡或拉图堡,己升值三倍了(那时大约每瓶三千元,今天约九千元) 。这就是2005年的酒目前被抢购的原因。炒酒者可以把合约转手,一如在炒楼的好日子,甚至没有人要你纳利得税!而且酒商可以代你存酒,不用提货,待善价而沽。

 

酒庄最聪明之处,是他们不会把全部产品一口气当作期货廉让,他们大概只售出一部分,套取流动资金。其余的酒,他们仍有大量存仓,待善价在市上推出。拉图酒庄的仓里仍有82年甚至70年的酒,前年我往酒庄试酒,也在酒庄里买过酒。相对于当初的期货上市价,售价可能已升了几十倍了。

 

买期货的流程十分简单,你要做的只是认购和付钱,完全可以通过互联网进行,也许国内酒商也可代劳,尽管我猜想价钱会贵得多。买进期货会得到一纸收据,像我在Seckford有帐户,连收据也只是一通电邮而已。买进2005的期货2008才交收,不存在存仓和取货的问题。期货合约可以在现酒上市前赚钱转让。现酒上市后,酒商会来信听取你的指示。你可以完税提货,或安排转囗,或付合理仓租继续存在保税仓里。买期货很方便,也许售出比较麻烦,但这问题己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。

 

至于卖期货的开价,按酒庄的级数计,近年有大致一定的标准。比方说,传统的“五大”, 上市的报价己大致统一了,不像当初的各自订价。但只要期货合约一认购,便有价格的变化了。这时候,对酒质的评价也开始落实,试酒报告,尤其是Robert Parker一言九鼎的评分,指出那一年以什麽酒最好,于是这种酒的价格便会脱颖而出。以“五大”为例,今天82年旧酒中最贵的是Cheval Blanc, Lafite, Latour和Mouton,89年最贵的是Haut-Brion,90年最贵的是Latour和Margaux。我们买期货其实只是隔山买牛,对酒质多半只靠个别不全面的报告来判断。不过,只要炒风炽烈,买酒仍是极佳的投资方式。过去几年人人赚钱,但2005年的酒呢?年份极好,可价钱也极高,我也不知道是否仍有大利可图了!

 

近十年的炒酒风气,比当年炽热得多了。再说,现在 “远东买家” 之类显示了惊人的 “愚豪” ,以不可想象的高价追逐冷门新贵。于是才会平添了许多当炒的新牌子,像美国的Screaming Eagle。要这样详细研究太复杂了。国内人士炒酒,还是应买传统的五大。那会简单得多,也只有波尔多佳酿才有炒期货的安排。但有一点是很重要的,国内人饮酒往往认牌子不管年份,那很不对。因为,以拉菲堡为例,一瓶1982的酒的售价,可以是一瓶1994,1984,或1979的酒的十倍。

 

要炒酒,什么时候买入的 “时机” 最重要。炒酒的市场十居其九炒波尔多红酒,而他们多数买期货,前文己说过,这种安排是波尔多酒独有的,等于买股票的“认购上市新股”,虽不保证不会跌破底价,多半有利可图。如果红酒的升值持续,那就越早购进越划算。过去十年,买进任何年份的期货的人都赚大钱。买一级酒比买冷门酒有利,人们买的多是知名度最高,转售最容易,和最走红的酒,像股市大升时追逐的还是大蓝筹股!

 

(2006.9  - 内容曾发表於美食与美酒杂志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8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